龙塘金融

王婆的烦恼:现在上台心里有负担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4-05-26 13:55 阅读

随着一阵持续热烈的欢呼声,王婆终于出现了。“我的乖们,我来了,等这么长时间辛苦了。”王婆朝台下挥挥手,观众的呐喊尖叫声随着她的到来从四面八方涌上舞台。

在开封万岁山武侠城景区,每天两场的《王婆说媒》已经成为了现象级节目,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聚集到舞台下,有人希望能够在王婆的撮合下,邂逅爱情;有人则奔着流量而来。

“真实、没剧本、没套路。”是来现场看节目的人给出最多的评价,像接地气版的“非诚勿扰”,“给我们普通人一个上台寻找爱情的机会。”大家愿意专门来感受现场的氛围,“就像去看演唱会一样,身临其境的感觉。”

争议也随之而来。一对男女牵手成功后,两人直接在台上接吻。有人评论“明显就是剧本。”一个男子上台牵手成功后,被扒出已经结婚。还有网红并不是真心交友而是来蹭热度。

扮演王婆的赵梅也开始感到力不从心。“现在很多人都说节目变味了,我真的已经无奈了。”

4月3日,万岁山景区发布公告称,"王婆"扮演者之一赵梅老师因健康原因自2024年4月3日起请假一个月。

专家认为,王婆的火爆虽不乏博主和看客的推波助澜,但节目能吸引大量参与者,说明这届年轻人虽然看来婚恋观念淡薄,但也有相亲的需求。

3月29日,王婆正在给台上的年轻人相亲。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王婆”来啦

8点开门后,游客入园直奔王婆说媒的舞台,人群沿着舞台呈半圆形聚集。随着演出时间越来越近,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人群把每个能看到舞台的缝隙都填满。

舞台被装饰得很喜庆,顶部挂着红布,布上装饰着红花和牵巾(古代婚礼上的同心结),两边还挂着大红灯笼。远看像一个大红轿子。

人群密集,总有人变着法想引起注意。临近节目开始的半小时前,每过五分钟或十分钟,都有人在人群里大喊一声,“王婆来啦。”众人举起手机、踮起脚尖看向舞台左侧,结果只是在起哄。有个男人高举手机过头顶,对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拍一圈,用方言大喊,“我的媳妇在哪里?”周围的人都笑了。

10点半,王婆笑容满面地登场。她穿着古代服饰,深绿色的里衣和枣红色的外衫,头发在后脑箍起一个发包,右耳边别着两朵大大的红花。

先进入节目环节,王婆要为演员扮演的“女儿”挑选一个贤婿。她从人群中选一个男士,上台和“女儿”一起抛个绣球,拜个天地。拜天地时,看着台下全是手机,王婆把二拜高堂改成二拜手机,台下观众哄堂大笑。

节目表演完,给游客相亲的环节正式开始。这时,围满舞台的人群无数只手臂高高举起,同时大喊着,“干娘,看看我,我来三天了。”“干娘,选我吧,我想找个女朋友。”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人群也变得愈发拥挤,摩肩接踵,家长把孩子的小推车举到头顶才能勉强通过。前后排几乎就是前胸贴后背,只能用背包隔开一点距离。靠前排打卡的人拍完照往外走,立刻有人抢着顶上空位。地上掉落着不知谁掉下的水杯、雨伞。

想往人群外走也是难事,只能半步半步地挪,一个导游带着一队游客艰难地边挤边对围观的人说,“我们只是通过一下,不抢你们的位置。”

大家都想找到一个好的拍摄机位,地上的人举着手机,天上的无人机飞着,还有人爬到树上拍,甚至在舞台的背面,看不到台上的角落,都有人举着手机在拍。

“我的平台不分贫富、年龄,就是想让大家高高兴兴地交朋友。”王婆说。她随机选中男或女,他们上台报出自己的年龄、所在地、职业,再说择偶的要求。台下的人符合条件、有眼缘就可以举手,为爱情争取机会。如果两人都有意,就现场添加联系方式,牵手成功。

每次台上的人话音刚落,台下四面八方都有人踊跃举手,王婆望着他们说,“是真心来交友的吗?认真交朋友的才能上来。”现场有几千甚至上万人,每场节目一个小时左右,每个人都在尽力争取上台的机会。人们的手机和目光都追随着王婆,她往舞台的哪一边走,哪边就响起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她把上台的女孩都说是“我家姑娘”,像丈母娘一样嘱咐“准女婿”,“要真心实意的对她好,一定不能伤害我姑娘。”对台下的粉丝叫“宝贝”“乖乖”。有的人上台又热又紧张,脑门上全是汗,赵梅拿起袖子给他擦汗,不停地给他扇扇子。

为了吸引王婆注意,人们大显神通。有人吹口哨,有人骑在朋友的脖子上,一下高出来半个身子,挥舞着双臂大喊。有人拿着衣服来回甩,还有人制作了简易的牌子,写着“干娘,我是您粉丝,河北邯郸人,我是来找媳妇的。”还有人直接把户口本扔到台上去。

为了吸引王婆注意,有人骑在朋友的脖子上,一下高出来半个身子,挥舞着双臂大喊。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上台的人不管来自哪里,王婆都会学学口音,调侃几句,气氛就这样被活跃起来了。一个陕西男孩上台,王婆直接用高亢的声音唱“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引来现场一片欢呼。

上来一个身高近两米的男孩,匹配的女孩身高也不低,王婆打趣地说,“我的乖乖,你俩生的孩子得有3米吧?”舞台左侧,一个男生哭着向王婆喊,“干娘,我从郑州来一星期了,让我上台吧。”王婆把他请上来,他情绪激动,“今天早上我三四点就来排队了。”王婆赶紧上前给个安慰的拥抱,“你还滴两滴马尿嘞。”大家都笑了。

一个个金句、搞笑段子王婆信手拈来,毫不费力,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每一对男女成功牵手了,王婆都要嘱咐,“爱情是冲动的,交友要慎重,婚姻要经营,你们从朋友开始,好好相处。”

相声世家的耳濡目染

61岁的赵梅脸型方阔,颧骨高,粗眉红唇,眼尾上扬,笑时眼睛会眯起来。

在爆火之前,赵梅已经在景区扮演王婆六年。万岁山景区有各类武侠主题实景演出,员工们都穿着古装,有的站在路边和游客玩小游戏互动,有的在小广场表演相声、耍猴,还有武松打虎等情景剧,大型演出有打铁花和三打祝家庄等。

《王婆说媒》起初也是一个十分钟左右的小节目,并不设舞台,只是在路边和游客互动。赵梅扮演的王婆给演员扮演的“女儿”说媒,有时她还再唱首歌说个绕口令,逗观众开心。

后来,景区门口设置了舞台,赵梅在台上表演,为了增加互动性,赵梅开始尝试给游客相亲。去年的一次节目结束以后,赵梅把男游客留在台上问,“有没有谈女朋友?”男游客说自己单身。赵梅对着台下说,“刚才相亲是假的,现在是真的,你们有没有喜欢这个男孩子的?”结果还真有人举手。慢慢地,节目从给一两个游客相亲,演变成三四个,节目时长也逐渐加到了1个小时左右,上午下午各一场。

2024年新年后,舞台搬到新场地,节目一天比一天火,直到3月以来,节目开始天天出圈。

演出之后,赵梅在休息。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与生俱来的亲切让年轻人特别喜欢她,她笑起来爽朗,不拘小节,常拿自己调侃,带动气氛。赵梅把亲和力归因于性格,“我很健谈,人家都说我是个特别阳光的老太太。”

她喜欢用自己和丈夫的故事来举例。当相亲现场有女孩因为比看上眼的男孩大几岁,显出犹豫时,王婆鼓励她,“我就比我丈夫大几岁,这有啥的,我们结婚四十年很幸福。”

丈夫杨树开玩笑说,“她要感谢自己嫁进了相声世家。”杨树的父亲是一代相声大师杨宝璋,杨树也是相声演员,他师承知名相声演员常宝丰,马三立是他的师爷。

赵梅在舞台上鼓励年轻人勇敢追爱,其实,她的人生轨迹也是因为爱情改变的。20多岁时,她原本是洛阳玻璃厂的员工。那时,杨宝璋组建了相声团在全国演出,正好缺一个报幕员。赵梅告诉记者,自己年轻时个儿高,爱说爱笑,普通话还标准,在朋友的介绍下应聘成为了报幕员。

也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她认识了杨树,团里有人跟赵梅说,“我看你俩挺合适。”赵梅单刀直入地问杨树:“他们都说咱俩谈恋爱合适,你觉得合适吗?”杨树就羞涩地笑笑。

赵梅发现报幕员比玻璃厂挣得多,于是她做了大胆的决定,辞去了“铁饭碗”,加入相声团。当然还有很大原因是爱情,“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用现在的话说,我就是恋爱脑。”她与杨树恋爱结婚,做起了团里的外联工作。给相声团联系外地演出的场地和赞助。赵梅善于沟通气场强,这份工作不在话下,一直干到退休,退休后进入景区扮演“王婆”。

虽然没学过相声,但是在相声世家的耳濡目染下,她的表演、控场能力、即兴发挥都十分出色。

赵梅说,自己年轻时喜欢表演,在玻璃厂时就是文艺爱好者,“一个人的表情或者动作,我看三眼就能学个八九不离十。”杨树也认为,妻子是一个有表演天赋的人。

赵梅有一个短视频小号,里面记录了好多她和杨树一起拍摄的视频。夫妻俩经常反串。杨树穿着粉色裙子戴着假发,表情娇羞扮演“老婆”,赵梅画着两撇胡子戴着雷锋帽,表情彪悍扮演“老公”,两人对口型唱歌,有时边唱边跳。

“以前演出很轻松,现在上台心里有负担”

3月29日上午8点多,赵梅早早坐在化妆室里。与台上的活跃和兴奋不同,台下的赵梅显得疲惫,说话声音很小,嗓音沙哑。她大容量的粉色水杯里泡着胖大海,包里随时放着金嗓子喉片和其他几种药,“嗓子不舒服,三四个月了药没停过。”前一天直播完,她翻了翻网友的评论,将近两点才睡,第二天早上六点就醒了。她的眼睛有些浮肿,皱纹爬在眼周。

“王婆”爆火之后,给赵梅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变化。

以前主持完节目后,她还在景区小道上跟游客们聊聊天,互动一下。而现在,如果她在景区走动,除了在化妆室和厕所,身边都要有人帮着维持秩序。

节目结束时,人群一股脑围上来,有直播的、求合影的、争取上台机会的,还有人拽赵梅衣服差点把衣服扯坏的。赵梅前面走,后面跟着跑的有几十人。人群挤来挤去,撞来撞去,为了安全,负责维持秩序的景区人员架着赵梅胳膊一路小跑,视频被网友拍下发在网上,配文写着,“王婆被带走了?”赵梅看见哭笑不得。

“我现在上个厕所都害怕,(出门就)一堆人围着照相。”以前她是个不爱戴口罩的人,现在出门都要戴着,下了节目就躲在化妆间里。

赵梅今年刚把85岁的母亲接到开封一起生活,她每天下班回家要给母亲做饭、洗洗涮涮、打扫家务。爆火之后,赵梅的生活计划都被打乱,突然增加了许多工作量。赵梅只能又把妹妹接来开封照顾母亲。她很苦恼,“不想让我的生活受干扰,我要保留充足饱满的精神去舞台上演出。”

被流量改变的不只生活。最初节目火时,赵梅心想,“孩子们圈子小,生活压力大,没有时间谈恋爱。那我就提供一个小平台,让他们来交友。”赵梅对节目的初心就是“真实、真诚、真心。”

但是随着节目热度逐渐升高,流量越来越大,台下数不清的手机在直播,谁有机会上台,谁就能有高曝光度和讨论度。很多网红、自媒体、带货主播都来蹭流量。

有个一百多万粉丝的男网红前一天上台牵走一个女生,第二天又上台了。有人上来不看女嘉宾一眼,拿过话筒就是一段准备充分的上台感言。还有女生说自己在酒店工作,与男生牵手后,承认自己是主播,“暂时不想找(对象)”,上台只是因为有点冲动。

3月29日,人群聚集在王婆说媒的舞台下。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王婆说,“想蹭流量的不要上来,把机会留给真心交友的人。”

在坊间,质疑节目的真实性,怀疑有剧本的声音也没断过。

之前一对男女牵手成功后,两人直接在台上接吻。有人评论“明显就是剧本”“这是请的演员吗?”女方随后发视频澄清两人原本就认识,她追了这个男生很久,叫男生上台是“赶鸭子上架”。有网友评论,“王婆(节目)这么真实,被你们拿来玩的吗?”

3月30日,赵梅为一个四川女孩相亲,男子刘某被选中后激动地跑到台上,王婆说,“我就喜欢这样的,为爱奔跑。”刘某表示,愿意为了女孩辞职,从郑州到四川发展。随后,刘某被扒出已经结婚,他的妻子在海外留学,看短视频才知道丈夫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跑去相亲了。

3月31日晚上,赵梅直播回应“已婚男子上台说媒”,她皱着眉头无奈地说,“别再给我弄剧本了,有(男女)朋友的、结婚的你们别凑热闹,把时间留给真正来交朋友的人。”

面对这些虚假和质疑,赵梅感觉自己力不从心。“现在很多人都说节目变味了,我真的已经无奈了。”有时她看着台下一大片欢呼的人群纳闷,“每天来那么多人,有几个是真正来相亲的?”

她说讨厌蹭流量的人,“下午那么热,有相亲的孩子都满头大汗在台下等。那些蹭流量的、有对象还上台的人,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吗?”

“我没有火眼金睛,他们是不是真心的也没写在脸上。”她只能一遍遍朝台下问,“你们真的是来交友的吗?真心的才能上来。”

她形容自己的热度是“坐着火箭跑到月球上”,以前演出很轻松,现在上台心里有负担。“我的语言、行为各方面都要注意,因为我不只代表我自己,还代表我们开封的形象。”

还有网友说,王婆没有以前幽默了。赵梅很心累,“舞台底下这么多直播的人,一句话说不对,(讨厌我的人)彻底把我黑完了。”

“不来永远没机会”

王婆说媒的节目一结束,围观的、凑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而来到这里寻找爱情的人们才开始活跃起来。

年轻的女孩们化着精致的妆容,背对着空旷的舞台用手比耶合影。有女孩着古装扮相,或穿民族服饰,还有头戴簪花的,面对许多人直播的镜头,她们大方地说着自己的年纪身高体重,还有择偶信息。

为了在人群中能够“亮眼”,吸引最多的关注,有人拉了条横幅,“不是非诚勿扰去不起,而是开封王婆更有性价比。”有人举牌子,上面写着“求脱单,房子可以转到对方名下(100万全款),赚的钱都给对方(彩礼不是问题)。”或是把自己的大头照打印放大,旁边附上微信二维码。

3月28日,王婆说媒的舞台下,年轻人拉着横幅找对象。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这片场地被来寻找爱情的人称为“相亲圣地”。他们坦然大方地举着牌子在台下来回走动,四处张望着有眼缘、有感觉的异性。看到喜欢的,就上去要个联系方式,或者面对着围观上来的人群直接问“有没有看上我的?”

陈楷是专门从广东坐飞机来找王婆相亲的。他今年35岁,自言性格内向,从事计算机编程的工作。他日常的生活就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社交圈小,认识不到新的女生。

从手机上看到王婆说媒的节目后,他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要自己争取。”于是跟公司请了五天假,到了现场,他看到一场节目时间只够几个人上台,而台下人山人海,感叹,“上台堪比中彩票啊。”

陈楷待了五天,虽然没能上台,但他不后悔,他在台下加了几个女生的微信,“来了就有机会,不来永远没机会。”

27岁的刘清来自郑州,家人、朋友给她介绍过十几次相亲,她都没有遇到合眼缘的人。这次来开封,想给自己一个遇见爱情的机会。“遇到了更好,遇不到就当来旅游了,不亏。”

两个30多岁的女生自称是从阜阳来的“大龄未婚女青年”,她们在老家参加过好多次相亲,“有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特别尴尬。”“王婆说媒”虽然也是相亲,但是以搞笑为主,“大家嘻嘻哈哈、乐乐呵呵的。能成就成,不能成就当交个朋友。”

“真实、没剧本、没套路。”是来现场看节目的人给出最多的评价,像接地气版的“非诚勿扰”,“给我们普通人一个上台寻找爱情的机会。”大家愿意专门来感受现场的氛围,“就像去看演唱会一样,身临其境的感觉。”

为了争取上台的机会,很多人早早守在舞台两边离入口进的地方,越靠前意味着被看到、选中的几率越大。一个牵手成功的男孩说,“这两天我被挤掉了三双鞋。”

来自成都的龙潭也是被王婆挑中上台的“幸运儿”,来开封之前,他特意在网上订做了一件相亲T恤,正面写着“dia(带)一只小可爱回成都,来摆(聊天)呀。”还附上了他的出生年份、身高体重和爱好,背面是他的微信二维码。“要是在其他地方我穿这件衣服,别人会以为我是神经病,但来到这里刚刚好。”

一位来自河北邯郸的男子制作了简易的牌子,当众求偶。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当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同样是四川的女孩,龙潭一下被她的气质吸引了,赶忙举起了手。当爱情的机会降临,不只当事人努力争取,连周围的陌生人也受氛围感染。大家为了帮龙潭吸引王婆的注意,纷纷举胳膊指着他大喊,“他是四川的。”王婆看到说,“小伙子上来吧。”周围一阵欢呼,好像得了大奖。“我们都不认识,但是大家特别热心真诚。”龙潭说。

龙潭和心动的女生加了微信,准备从朋友做起,好好了解对方。

这种善意和松弛感影响着周围每个人。一个26岁的山东济南小伙儿专门买了个大喇叭,充满电,他准备上台看到心仪的女生后,拿起喇叭朝她大喊,“就是你,快上来!”周围的人则打趣,“我们当你的拉拉队,一会儿帮你呐喊助威。”

“个个都说单身好,个个都往开封跑。”一个直播博主调侃道。

加入这个流量池

除了来找对象的人,台下随处可见的还有直播大军。“这里就是王婆说媒人山人海的现场。”一个主播把手机对准台下的人群,边播边说。

主播们的竞争,从王婆还没出现时就已经开始了。3月31日早上6点多,天蒙蒙亮,在万岁山景区的大门口,摆了长长的一排折叠椅。

最靠前的主播说,他们从昨晚9点就开始排队了,累了就睡在折叠椅上,醒了就和周围的主播聊聊天,一直等到早上8点景区开门,就是为了抢到前排做直播。他们都穿着初冬的薄羽绒服或是冲锋衣御寒,头发凌乱的竖起来,脸部浮肿着,黑眼圈很重。

此前,景区把舞台正下方的一片长方形空地围起来,专门用来做直播区。前两三排是景区直播和媒体机位,第三四排开始,是主播直播位置。“位置越前,王婆的表情、动作拍得越清晰,流量越好,越往后屏幕里全是杆(手机支架),流量越差。”一位主播说。

早上7点,大门打开,主播们从大门冲到检票口,等待8点刷脸入园。工作人员在大门和检票口的路上用黑色护栏摆出S形通道维持秩序。

在王婆说媒的舞台下,聚集了众多的主播。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招呼进门的一瞬间,为了争夺前排位置,几十个主播同时往前冲。人群立刻挤作一团。巨大的冲击力把一排护栏直接掀倒。

人群中混杂着叫骂声,有人看到后面的人挤到前面来,大喊,“你干吗?我半夜3点就来了。”另一个不甘示弱,“我晚上11点就过来了。”还有人朝着后面大喊“包里有电脑别挤了。”

短短的三十米,有人掉了折叠椅,有人连美甲片也挤掉了,还有人从地上捡起东西问,“谁的充电宝?”

主播王东半夜四点就来排队了,他本来在队伍靠前,结果在检票口被人超越,他已经是输在了“起跑线”,“这个位置肯定进不了主播区了。”他叹了一口气。王东是开封本地人,这两年,网络带火了那么多城市,从淄博到哈尔滨再到天水,“这次终于轮到河南了。”王东说。

他刚直播王婆一周,近三天涨了1.5万个粉丝。一周前,他早上7点到景区门口,不用排队不用跑,就能在前排。随着王婆热度越来越高,主播一窝蜂地聚集过来。排队时间也从7点提前到5点、3点、两点,直至整个通宵。

有外地的主播直接把车停在景区门口,睡在车里,半夜两点起来下车排队。

抢下一个好位置,就要“焊死”在位置上,从早上8点直到下午4点半节目结束。王东不敢喝水,怕上厕所。中午下播的时间,和旁边的主播互相照应一下,一个去买饭上厕所,另一个看守着位置。一个回来,另一个再去厕所。坐一天下来,腰疼腿疼。

中午的温度达到26摄氏度左右,空气闷热,坐在太阳底下,即使戴着防晒帽,打着遮阳伞,主播们还是满头满身的汗。一个主播在直播间反复说,“晒得不行了,脸热得发胀。”

赵槿从山东来直播王婆已经4天了,晚上7点多,即使台上空空如也,他也把镜头对着舞台直播。他的直播间粉丝数量只有个位数,但他认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加入这个流量池,来到这里直播最少能涨平时十倍的流量。“一个地方出现这么大的流量很难得,这是想拿钱买都买不到的。”

“王婆”效应

王婆带来的效应是实实在在的。万岁山武侠城景区营销部经理韩龙飞说,平时非周末,景区客流量每天四五千人左右,王婆火了以后,增长到每天两万人左右。

连收垃圾的保洁都累坏了。赵辉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增援”的,他需要推着大垃圾桶接着保洁大爷扫来的垃圾,一个一米多高的垃圾桶两分钟就能填满。

在景区卖手串、扇子的大叔说,以前一天卖50多单,现在最少一两百单,进店的人没停过。一个卖车轮饼的摊主表示,以前一天卖80元,现在一天至少800元。

对于王婆说媒的火爆现象,开封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刘东说,“王婆说媒这个节目火,是我们开封这些年(文旅)厚积薄发的一个体现。体现了开封市实施文旅文创融合战略,各个景区持续的提升旅游产品、旅游业态,寻找宋文化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旅游的契合点,精准服务游客的成果。”

来自周口的粉丝,在车上挂上了横幅。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刘东表示,接下来,为了迎接这波流量,全市会有整体的安排,首先是文旅强市领导小组,引导全市上下围绕着这波流量做好服务,所有机关事业、企业单位能够开放的停车场都向游客开放。“我们呼吁餐饮住宿从业人员,维护好旅游的秩序,带头服务好游客。”

开封市文广旅局3月28日发文称,为了满足来汴游客出行需求,开封公交在开封火车站增开万岁山“王婆说媒”定制旅游专线。专线配车4台,自火车站发车,途经解放路、安远门直达万岁山武侠城景区,线路总长度为8公里,运营时间为早9:00至晚18:00,票价2元。

西交大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靳小怡常年研究年轻人的婚恋现象,她认为,“王婆说媒”场面热闹和谐,现场牵手率较高,事实上给年轻人提供了交友的机会,这样的节目重燃了年轻人对婚恋交友的热情和对幸福婚姻的向往。

赵梅告诉记者,她曾一度很犹豫,是不是要一直做下去,一方面是确实想帮年轻人找到对象,另一方面,自己的生活又受到影响。4月2日晚,她在短视频平台上表示,因为身体方面的原因,要休息一段时间,也想出去看看散散心。“希望全国各地都有像我这样不收费的王婆,真正为年轻人服务。”

4月3日,景区发布公告称,"王婆"扮演者之一赵梅老师因健康原因自2024年4月3日起请假一个月。

王婆请假的消息,旋即上了热搜,有网友在赵梅短视频下留言:“王婆你请假了我男朋友上哪儿找去?”

新京报记者 乔迟

编辑 胡杰 校对 李立军

网友看法

1、网友长弓:这个文章写的好

2、网友好高唔苑:王干娘要是牵线成功现代版的西门庆潘金莲,那必须火出圈![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

3、网友申城茶客666:记者调查仔细,文笔流畅,辛苦了[玫瑰][玫瑰][玫瑰]

4、网友知理道义:娱乐而已。

5、网友156385604wo:一直下去 早晚出事[捂脸]

6、网友清风2324863284851255:诈骗大王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