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塘金融

普京撤换防长传递出哪些关键信号

来源:直新闻 时间:2024-05-24 01:45 阅读

直新闻:俄罗斯防长换人,主管经济事务的原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接任绍伊古,而后者将转任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这成为今天全球媒体的关注焦点,管先生,您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管姚:应该说,普京开始俄总统第五任期后确立的执政班底或者说核心圈层,是相对稳定、比较有连续性的。政府总理以及外长、联邦安全局局长和外情局局长等强力部门主官,都获留任。76岁的拉夫罗夫2004年起就出任俄外长了,这次再度留任,拉夫罗夫很可能会成为全球范围内任职时间最长的大国外长。

当然,在俄乌冲突持续两年多的背景下,外界对俄防长的任何异动都会格外关注。尤其普京罕有地起用毫无军旅背景的原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执掌国防部,这一人事安排更成为舆论即时焦点。今天《纽约时报》的标题写道,这是罕有的内阁调整,而英国路透社则称任命“出乎意料”。绍伊古小拉夫罗夫6岁,但他的内阁资历更老,当部长年头也更久。绍伊古36岁时就已崛起于俄罗斯政坛,被时任总统叶利钦相中出任紧急事务部长,两年后又被叶利钦破格授予少将军衔。绍伊古在紧急事务部长任上一干20年,之后又当了11年半的防长。绍伊古如今退出内阁,接班帕特鲁舍夫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这一职位负责俄国家战略设计与国安事务,是和总统最接近的俄罗斯高官,因此国安顾问在俄权力体系中,一般被认为地位高于防长。

从这种意义上说,有美西方媒体报道绍伊古被炒或者失势之类,应属误读或刻意炒作。绍伊古退出内阁,但并没有退出普京权力核心圈。至于帕特鲁舍夫的任职安排,俄方宣称会在几天内公布。对于俄国防安保班底的有限调整,尤其是由经济学家接掌防长,这是同样留任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昨晚向媒体解释的重点。他特别强调,谁更有能力创新,谁就会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我认为这番表述大有深意。

直新闻:为什么佩斯科夫要特别强调创新,俄内阁调整又传递出哪些关键信号?

特约评论员 管姚:值得注意的是,佩斯科夫并没有直接提及俄乌冲突,仅以“众所周知的地缘政治背景”来指代。佩斯科夫声称,目前俄罗斯军事安全投入极大,占国民经济的整体比例,正逼近上世纪80年代7.4%的历史高点,当时苏联还在打阿富汗战争。佩斯科夫披露,今年的国防投入占比为6.7%,俄罗斯今年政府预算的1/3,将用于军费支出。庞大军费预算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与难度,都变得越发突出。

佩斯科夫解释,普京起用文官出任防长基于两大考量:其一,军费管理;其二,创新需要。他也强调,别洛乌索夫绝非一般文官,履新前担任第一副总理,曾成功执掌经济发展部,是普京最信任的经济事务助手之一。同时,针对外界疑虑,佩斯科夫也特别作出回应,俄军备体系与现有军事指挥,继续由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掌管,并向普京总统直接汇报。所以佩斯科夫的潜台词很清楚,俄防长换人,并不意味着俄罗斯战争指挥体系的重大调整。俄罗斯前外交官亚历山大·鲍诺夫对此分析指出,新防长与总参谋长分工明确。将经济大员推向国防部长大位,意味着普京要全面动员战时经济,集合国防军工体系与国际市场突破,来争取打赢战争。他的打赢策略就是动员与突破,要整合俄罗斯军工复合体与俄经济优势,对乌克兰施加更大压力。

所以,这也意味着,俄罗斯将进一步动员并强调战时经济,并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此前的人事安排也已释放明确信号。除别洛乌索夫就任防长,前一天,原副总理兼工贸部长曼图罗夫也已获提拔接班第一副总理。俄乌冲突打响后,俄遭遇美西方数以万计的极限制裁,但俄经济没有崩溃,曼图罗夫作为工业主官展现出相当的领导力,成功动员俄罗斯军工企业的火炮弹药生产,产能甚至超过北约全体成员国总和。为此,俄罗斯已经放言,要在新的战略环境下,寻求在飞机生产、机床制造、无线电电子和军工复合体等领域,取得科技领导地位。

伦敦情报分析师马克·加莱蒂据此认为,俄罗斯战时状态下,防长的使命任务是确保军方获得一切战争资源,而直接向普京报告的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则是一号位军事总指挥。启用经济大员当防长的逻辑,无疑是要调动俄所有相关经济部门,来满足防务部门之需。所以,俄最新人事布局意味着,普京正在为应对俄乌冲突的长期化作全面准备。

直新闻:俄罗斯全面动员布局持久战,这对俄乌冲突意味着什么?

特约评论员 管姚:现在的最大问题是,如果俄罗斯作好了长期作战的全面准备与布局,那么乌克兰方面以及其身后的美西方,对此作好准备了吗?最近,俄罗斯加大了对邻近俄乌边境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的进攻,战事再趋紧张。乌军承认,哈尔科夫前线战况相当困难,乌国防军正在全力控制防御位置。但以俄投入的军力来看,全面控制哈尔科夫也有难度。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乌克兰的导弹也被指攻击了别尔哥罗德的一座俄罗斯民宅,导致十多人丧生。

就俄乌最新战事,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六再度发声。在回应法国会否参战时,马克龙在社交媒体X发布的视频称,如果俄罗斯行动太过分,欧盟必须作出行动,尽管法国不希望与俄罗斯作战。此前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马克龙也再谈对乌出兵论,声称有两个前提条件:其一,乌方提要求。其二,俄乌战场态势出现重大突变。如果俄乌冲突长期化,愈来愈沉重的战争代价各方能否承受得起,由谁来承受,这是愈发紧迫的沉重追问。

作者丨管姚,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