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塘金融

普京为何让经济学家当国防部长,新的内阁名单说明什么?

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24-05-24 03:18 阅读

在71岁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开启第五个总统任期的整整一周后,备受关注的俄罗斯新政府成员完整名单在12日夜间突然公之于众。这份名单的最大“看点”无疑是国防部长绍伊古的动向。此前,各种猜测早已甚嚣尘上。

据央视新闻报道,俄总统普京12日签署总统令,任命谢尔盖·绍伊古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补充信息称,绍伊古还将负责管理俄罗斯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的相关事务,同时还将担任俄军工委员会副主席。在绍伊古离任后,新任防长人选是此前担任第一副总理、长期从事经济领域事务的别洛乌索夫。而别洛乌索夫原本的第一副总理位置,则由原工贸部部长曼图罗夫担任。

除绍伊古外,俄罗斯政府强力部门的负责人几乎都保留了自己的职务。

而在这一系列调整之后,另一备受关注的人事变化则是被绍伊古顶替了职位的帕特鲁舍夫的未来去向,后者被视为与普京关系最密切的安全官员之一。12日当天,普京签署总统令,免去帕特鲁舍夫安全会议秘书职务,另有任用。目前,克宫尚未公布对其人事安排。而在此次俄新政府重组的过程中,帕特鲁舍夫之子、现任农业部长德米特里刚刚被提名为主管农业的副总理。

据《参考消息》援引俄新社报道,在13日和14日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会议上,将就副总理及若干部长人选进行表决。而国防部、联邦安全局、内务部、司法部、紧急情况部和外交部负责人则由国家元首本人经与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协商后任命。相关磋商将自13日展开。此前,俄国家杜马已审议通过米舒斯京出任总理的提名。

俄《消息报》援引高层消息人士的话称,在不久的将来,权力高层的改组仍将继续,尽管绍伊古辞去了国防部长一职,但他在这一领域仍将保留一定的影响力。而接替绍伊古成为新任防长的别洛乌索夫将是俄罗斯近代史上第二位没有在军队或其他安全机构担任过高级职务的国防部长(注:第一位没有军队或安全机构部门背景的防长是于2007-2012年担任防长的谢尔久科夫)。

对于俄罗斯此次的“临阵换帅”,多名学者向澎湃新闻分析称,普京在新任期开启之际进行人事调整合乎法律程序,同时也让俄罗斯社会对普京新任期产生期待。经济学背景的别洛乌索夫上台,则或许是为俄乌冲突的长期化做准备,帮助俄节约国内资源、使军事行动能够持续,同时落实其他领域发展任务,巩固“大后方”。考虑到负责前线局势的是俄联邦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而其职位目前并未出现变动,因此绍伊古被调职不会对前线局势产生太大影响。

当地时间2024年5月9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9周年阅兵在红场举行。图为谢尔盖·绍伊古。 澎湃影像 图

“换帅”传言成真,对绍伊古不满还是保护?

在俄乌间战火燃烧持续超800天后,绍伊古被调离国防部长岗位,这一决定并非没有痕迹可追。关于俄国防部长可能出现人事变动的传言自去年起便已出现。当时,瓦格纳集团创始人普里戈任曾直接“剑指”绍伊古及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引发对于俄国防部能力的质疑。

今年以来,在普京开启新一任期的背景下,关于新防长人选的讨论愈发热烈。4月24日,俄副防长伊万诺夫因涉嫌触犯俄联邦刑法第六章第290条关于巨额受贿(注:巨额受贿最低金额为1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7.86万元)的有关条款而被拘留。俄媒称,伊万诺夫受贿发生在落实俄国防部军需合同和分包工作期间。由于伊万诺夫是绍伊古的亲信,外界普遍认为,这可能是绍伊古或被免职的一大信号。

绍伊古是俄罗斯历史上任职国防部长一职最久的官员,也是少有的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将军衔的官员。俄罗斯科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阿列克谢·阿尔巴托夫指出,现在的俄罗斯是一个只有30年历史的国家,绍伊古在此期间一直身居要职,这意味着他的工作得到俄罗斯总统的高度评价。

绍伊古1955年出生于俄罗斯图瓦共和国。进入政坛前,他曾在土木建筑行业打拼多年。1991年,时任国家建筑和建设委员会副主席的绍伊古被任命为俄紧急情况部前身“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的主席,在1990年代参与解决了高加索地区爆发的多场武装冲突。也正是从这里,绍伊古逐渐成长为俄罗斯最为重要的强力部门领导人之一。2012年,绍伊古短暂担任过莫斯科州州长一职。而从2012年11月至2024年,绍伊古一直担任俄国防部长。在其任期内,俄武装力量进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对军队进行重新武装,加速新式武器研制步伐。与此同时,俄军还在其任期内于克里米亚、叙利亚开展军事行动,并在2022年2月发起对乌克兰东部的“特别军事行动”。

“战时”俄罗斯临阵“换帅”不免引发诸多解猜测。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室副研究员肖斌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乌克兰危机中,绍伊古改革的效果没有预期的好。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隆表示,这次换帅的主因可能并不在于前线,而可能是后方的原因。普京目前对俄军在军工生产、装备供应、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工作要求可能发生调整。

不过,在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员万青松看来,普京或许是借助此次机会,将绍伊古撤下来,放到一个更安全的位置。卡内基俄罗斯欧亚中心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鲍诺夫(Alexander Baunov)在社交平台上用经济术语形容绍伊古——“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o fail)。

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思羽向澎湃新闻同样分析称,伊万诺夫受贿案在一定程度上对绍伊古的舆论声誉构成了负面影响,加之俄乌冲突已经进入了第三年,俄军在战场上并未获得构成战略性影响的重要战果,整体战线自2022年底就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将绍伊古调任,不仅令绍伊古获得了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的重要职位,实际上是保留了他对国防问题的监督权,也挽救了绍伊古的声誉和影响力。

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于1992年6月根据时任总统叶利钦的命令成立,是保障俄罗斯国家安全的最高决策机构。据《环球时报》此前报道,安全会议由俄总统担任主席,秘书由总统任命并直接对总统负责,主要职责包括确定社会和国家的重要利益,阐明国家安全面临的内外威胁;确定保障俄联邦安全战略的主要方向,组织筹备保障国家安全的联邦总体纲要;向总统提供关于保障个人、社会和国家安全的建议;协调联邦执行权力机关和联邦主体执行权力机关实施安全保障行动,并评估这些行动的效果。此外,安全会议还被赋予审议外交、军事政策和法案,起草有关总统命令等职能。

从1992年到2024年,共有13人任职安全会议秘书,其中帕特鲁舍夫的任期最长,达到16年。而在2020年1月,根据普京签署的命令,俄联邦安全会议增设副主席一职,由梅德韦杰夫担任。

目前尚不清楚绍伊古将保留多少对军事和战争负责的权力,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一角色的影响力有限,因为它不直接控制军队或安全机构。对此,王思羽表示,绍伊古可以在不干预克里姆林宫指令的情况下尽职尽责地工作,而普京会与新防长别洛乌索夫就俄罗斯国防军事建设与装备发展采办问题进行互动。

别洛乌索夫 视觉中国 资料图

经济学家防长上任,为冲突长期化做准备?

另一方面,经济背景出身的别洛乌索夫成为新防长人选,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万青松认为,如此“换帅”有助于在内部安抚各派别精英情绪、平衡核心圈利益,防止强力部门影响力过于膨胀。经济背景出身的新部长上台,也可能是改变过去强硬立场、向西方试探性发出对话信号的尝试。不过,从普京近期的公开讲话来看,虽然俄并不拒绝与西方对话,但对于军事行动的目标并没有太多松口。

别洛乌索夫1959年出生在莫斯科,在俄联邦经济发展部工作多年,2013-2020年担任总统经济事务助理,2020年以第一副总理的身份进入米舒斯京所领导的内阁。俄《生意人报》报道称,在任第一副总理期间,别洛乌索夫于新冠疫情和俄乌战火下为俄经济结构转型奠定了基础,同时还强调“技术主权”的理念,以确保俄罗斯能够依赖于自身科学及技术资源发展科学和技术资源。

赵隆分析认为,从近两年俄军高层调整的实际经验来看,主要基调就是打破惯例,从战场实际需要出发。别洛乌索夫上任防长,在作战规划方面有短板,但在整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尤其是部门间协调上,有着自己的优势。这一人事变动表明,普京在新任期内或将更加重视国防工业和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匹配协调,通过国家战时经济的转型服务于全新的作战。未来的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的分工会更加明确,一方面给予格拉希莫夫等军方人士在作战层面更多主导权,同时也会利用别洛乌索夫长期在经济界工作的经验去充分发挥俄在军工制造、经济潜力、综合国力等方面的比较优势,以服务于一场持久战。

佩斯科夫就普京提议的新任防长人选解释称,今天在战场上,谁能展示出更多的创新,并迅速加以实施,谁就能获胜,这也是普京在现阶段决定国防部由文职人员领导的原因。而别洛乌索夫不仅仅是一位文职人员,而且还是一位曾经非常成功地领导过经济部门的官员。

“将强力部门的经济纳入国家经济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目的是让其适应当下发展……俄国防部必须对创新和引进一切先进理念绝对开放,为经济竞争力创造条件,这就是总统提名别洛乌索夫出任防长的原因。”佩斯科夫另外补充说,国防部欢迎创新,欢迎引进一切先进理念,为提高经济竞争力创造条件。

王思羽向澎湃新闻表示,在俄乌冲突仍在僵持的情况下,普京必须要为接下来冲突的持续长期化做准备,因此国防部长能否继续100%执行克里姆林宫的指令是最重要的。国防部长不负责指挥作战,而是负责国防建设和装备发展、采购,懂经济的人在战时就任该职务可能会更适任。目前的人事变动不会影响战局,负责前线战局的是俄联邦武装部队的总参谋长,也就是格拉西莫夫。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人事变动中,工业部部长曼图罗夫被任命为俄第一副总理。在外界看来,这一决定同样体现了俄罗斯领导人对包括军工综合体发展以及技术发展的重视。

正式就职总统后不久,普京立刻批准了《俄罗斯2030年前及未来2036年前国家发展目标》,其中着重强调了保护人口、促进健康、改善公共福利、支持家庭、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和技术领先。在这一发展规划中,俄将“技术领先”作为国家目标,计划到2030年应有至少80%的俄罗斯关键行业组织应在支持关键生产和管理流程的系统中转而使用俄罗斯软件系统。

万青松表示,普京近两年来的工作重心在于技术主权和经济主权。考虑到经济发展有赖于技术,加之俄军事行动持续、面临西方技术瓶颈,技术主权对俄而言或许更为关键。未来,在外部局势严峻的情况下,如何创建“供应型”经济,将成为政府的关键任务。俄罗斯政府新一轮人事变动,也正是面向未来、适应内外变局的需要。

随着战争成本的上升,普京政府已开始努力增加收入,包括计划彻底改革该国的税收制度。今年俄罗斯联邦预算近三分之一用于国防,比往年大幅增加。政府在军事上的大量支出推动了俄罗斯经济的发展,但也增加了经济过热的风险,因为劳动力紧张推高了工资和通货膨胀。

王思羽分析认为,普京的一系列人事任命,是在为冲突的长期化(可能5-10年)做准备,在当前俄罗斯国防经济吃紧的情况下进一步榨取俄国防经济产能,同时杜绝可能存在的国防生产低效化与贪腐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

新的内阁名单说明什么?

对于新政府总理及内阁完整名单的“姗姗来迟”,据财新网报道,该名单原计划在5月7日普京就职典礼当天公布,但直到5月10日俄国家杜马就总理人选召开表决会议当天,这份名单仍未正式提交。完整名单迟至5月12日夜间才终于公布。

《参考消息》援引俄新社5月12日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第一副议长亚历山大·茹可夫告诉记者,国家杜马所有委员会都同意了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京所提名的内阁部长候选人。他强调称,候选人展现出绝对的胜任能力,且对自己在新职位上要从事的工作具有清晰而明确的认知。

对于这份新的名单,赵隆认为,未来俄罗斯战略安排的重心还是推动俄罗斯经济、社会、政治、安全的权力架构和整体机制朝着战时状态进行转型。

俄独立媒体指出,在提交杜马批准的文职部长名单中,除了别洛乌索夫外,没有出现任何大的意外。而在别洛乌索夫离任第一副总理一职后,其所负责的经济政策已被另外两位副总理取代,其中一位是负责能源事务的诺瓦克,另一位则是自2023年起兼任副总理和工贸部部长的曼图罗夫。

柏林卡内基中心专家瓦库连科认为,诺瓦克自2012年起开始掌管俄罗斯能源行业,先后担任能源部长和副总理,沉着、干练、没有卷入任何丑闻,且善于谈判,欧佩克+石油协议就是一个例证。这让诺瓦克为自己赢得了良好的声誉,他领导下的俄罗斯石油工业正在应对制裁和规避价格上限。瓦库连科说,诺瓦克“早就该升职了”。

曼图罗夫则是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首席执行官谢尔盖·切梅佐夫的手下,从政府的人事变动来看,他的地位似乎越来越稳固。战争期间,除了国防工业和进口替代外,曼图罗夫的另外一个重要工作内容是监督外国公司在俄罗斯的资产出售。如今,曼图罗夫被提名为第一副总理,而切梅佐夫的另一位手下、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哈诺夫将接任工业和贸易部长一职。

俄独立媒体还注意到,在此次人事变动中,有几项任命与普京的亲信有关。其中,帕特鲁舍夫之子、农业部长德米特里·帕特鲁舍夫升任副总理,他的副手将接替其成为部长。普京的好友尤里·科瓦利丘克之子鲍里斯·科瓦利丘克被任命为审计署署长,而这一职位自2022年年底以来在法律上一直空缺。此外,克麦罗沃州州长谢尔盖·齐维列夫将出任能源部长一职,他是据称为普京表亲的安娜·洛吉诺娃(Anna Loginova)的丈夫。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