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塘金融

媒体:《墨雨云间》是个现代故事

来源:周到客户端 时间:2024-07-13 23:33 阅读

怎样算“爽”?怎样的“爽”可以给人抚慰,又不至于让人油到鞬到。根据千山茶客的小说《嫡嫁千金》改编,由吴谨言、王星越、陈鑫海主演的剧集《墨雨云间》6月2号开播,这部剧集对“爽”的达成做了一些示范。

美就是一种爽。《墨雨云间》把大量清矍的美人(连老太太都是清瘦的刘雪华扮演的)堆在了一起,形成一种拉拉队效应。故事,更是爽的核心。《墨雨云间》的故事取向,四个字可以概括:女性复仇。在这个大热的故事类型基础上,《墨雨云间》又加入了许多热点议题。杀妻情节,让人想起发生在泰国的杀妻事件;对薛芳菲等少女进行管养惩戒的贞女堂,让人想起众多的网瘾矫正学校;明义堂招收女学生,让人想起近现代女性为争取受教育权利所做的努力;甚至那个加笈礼,都让人想起名媛成年大会。

总之,《墨雨云间》以古代为背景,却不局限于古代,所有情节和情绪,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对应,处处都和现实情绪紧密挂钩,说当下人的话,倾吐当下人的心声。

复仇故事,尤其是女性复仇故事,为什么成为这个时代的热点故事类型?自从人类有了叙事能力,复仇故事就称为重要的故事类型。不过,复仇故事虽然始终存在,但在某些年代,它的存在感就特别强烈。上世纪七十年代,2000年代的头十年,都曾出现过复仇电影的小高潮。而这两个年代,都有特别的事件发生,并且整个社会都沉浸在某种特别的情绪中,复仇故事,承担的是解压的重任。所以,在经济学家眼里,它是社会情绪的重要参考指标。

但,新的时代,和过去的年代,已经有了巨大的差别,新时代的人遇到的问题也都千差万别,新时代的女性复仇故事,也必然有别于过去。《墨雨云间》虽然是复仇故事,而且是女性复仇故事,却已经不满足于打打杀杀了。打打杀杀,或者看别人打打杀杀,已经不是解压的最佳方式了。

打打杀杀,只能解决一个或者一群仇人,还得搭上自己,让自己成为整个世界的弃儿,从此只有隐姓埋名远走天涯。而世界没有丝毫改变。新时代的复仇故事,多半在制度框架和法律框架里完成,处处忍让,处处克制,理性大于感性,最终,要促成一代人,至少也得促成一群人或者一个圈层的人的观念的改变。而观念的改变,甚至制度的改变,要比杀几个人更有成就感。《墨雨云间》正是这样。它的爽,它的解压,都来自这里。

第一集的故事结束时,薛芳菲已经被丈夫沈玉容所害,并且活埋在了地下。甚至,为了斩草除根,并制造切割的理由,连薛芳菲的父亲和弟弟,也都遭了沈玉容的毒手。这样的仇,这样的恨,难道不值得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吗?如果薛芳菲出现在邵氏电影的时代,那她就应该是郑佩佩扮演的金燕子,在尸山血海中杀出一条路来。

但在《墨雨云间》里,薛芳菲和沈玉容,在此后还要相见,还要纠缠,还要有爱恨恢恢。因为,薛芳菲顶替了相国之女姜梨,获得重生,进入京城,还要遇到成为驸马的沈玉容,并且和他进行博弈。对,博弈,而不是杀戮。薛芳菲要梳理利弊,要立场坚定地站队,要对沈玉容进行威吓、挟持、利用,甚至,也要利用他一点点飘忽不定的愧疚之心。

故事由此展开,爱恨由此交织。特别是那一点点愧疚之心,在很多时候,在很多场合,成为薛芳菲反攻成功的重要因素。比如,在岁试中,那关键一票,就来自沈玉容,在摇摆不定的时刻,他想起,自己的妻子曾经为了自己的仕途,卖掉自己最珍爱的琴。他投下了这一票,也因此忍受了长公主的诟骂和侮辱。

在以往的这类故事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人们无法容忍,这样一个理当被千刀万剐的恶人,居然有了悔过之心,并且要获得我们的原谅,更无法容忍,受害者要和他进行博弈,要挟制他,利用他,而不是酣畅直接的复仇。

但这也正是现代社会的特质,现代社会,正如亦舒所说,谁又杀过人,谁又放过火,每个人犯下的都是琐碎的过失,和平庸之恶。因此,每个人都忍着,挨着,博弈着,咬碎了牙,承受着失魂落魄,也要和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人,笑脸相迎,甚至你来我往。正因为是这样,后面的胜利,才更加痛快。

所以,《墨雨云间》是个现代故事,也必须是个现代故事。而我们时代的所有古装故事,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要有时代立足点,在外在装扮上是古代人,但在精神气质上,必须是现代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